人民币汇率开始释放升值信号

过去一段时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比较无聊。我们在2月28日的《中美贸易谈判后,人民币是升还是贬》中,对后期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区间判断为6.60-6.80。不过市场的实际走势要更保守一些,过去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汇率收盘价,基本上在6.68-6.73的窄区间中波动。
不过这种稳稳的走势,在2015年“811”汇改之后,是不太常见的。我们来看看,2015年8月之后,人民币汇率的月度波动。可以看到,今年3、4月份的波动,已经到了历史的极低水平。
不过近期这种低波动也是容易理解的。纵观2015年“811”汇改之后的年度汇率走势,可以看到,一季度的汇率走势一般是都比较平稳,年度的趋势方向一般要到5月份才开始显露端倪。主要原因在于,一季度市场在等数据、等信号。
不过,今年的情况略有特殊。今年年初,人民币有三轮升值行情,大概时间范围分别是1月7日-1月11日,1月23日-1月30日,2月18日-2月20日。笔者认为,人民币年初的升值,主因是中美贸易战出现了缓和,市场对前期的过度悲观进行修正。
因此这三轮升值的时间点,往往与贸易谈判有关系。比如:1月7日-9日,中美双方在北京举行经贸问题副部级磋商;1月28日,刘鹤率领中方代表团抵达美国磋商;2月14日,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在京开幕。这是三次谈判的标题,具体内容此处不再赘述。
我们在前文《人民币快速升值之后,后面走势怎么看》中,给出了研判人民币汇率走势的一个简单的框架。我们从经验中感觉,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主要是三个因素,分别是:汇率政策,国际收支和美元指数。当三个因素蕴含的方向一致时,人民币的走势就比较清晰。当三个因素蕴含的方向出现矛盾时,人民币的走势就比较难难判断。
现在中美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尾声,我们来看看,这三个因素,近期有没有出现更明确的指向性。今年的汇率政策,主要是受到贸易谈判的影响。中美贸易谈判现在已经开始触碰“硬骨头”,其中一项就是汇率操纵问题。我们并不知道谈判的具体内容,但是可以将其简化为,美国要求人民币不能刻意贬值。
另一方面,一季度的国内经济数据陆续出炉,一季度经济表现整体上好于预期,并在扭转去年下半年的过度悲观预期,金融市场表现也相当良好。因此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空间越来越小,货币政策对汇率的掣肘作用大大减少。
因此美国要求不贬值,叠加国内经济回暖,对汇率的指向偏升值。
第二个因素是国际收支中的经常账户表现。这个数据是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但是发布时间较晚。我们现在能拿到的国际收支数据有两个,分别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1-2月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数据,另一个是海关发布的1-3月的货物进出口数据。
因为春节因素的干扰,1-2月的数据不准确,所以我们来看看,1-3月的货物进出口数据。从货物顺差的贸易方式结构上看,今年一季度的货物顺差出现明显好转,主因是一般贸易顺差大幅提升。
一般贸易顺差回暖的主因是今年的油价,跟去年同期相比处于低位,以美元计一季度原油进口同比增长仅1%。同时最大的进口项,集成电路进口一季度同比-2.9%,都在提振顺差。
那么贸易顺差增长,美元流入增加,外汇结汇盘会推升人民币,因此国际收支指向升值方向。我们来看看反映客盘情绪的银行代客远期结售汇的情况。近期开始出现了代客远期净结汇,反映出客盘对汇率也是偏向于升值。
最后来看第三个因素,美元指数。关于美元指数,我们在《美联储鸽派议息之后,人民币会怎么走》中,对美联储暂停加息之后的美元走势进行了历史复盘。
从历史经验上来看,当市场确认了美联储加息停止的信号之后,美元指数在一年内,往往出现下行。从历史经验上,一年内,美元指数的最大下行幅度,平均在6%左右。
另一方面,近期特朗普政府提议对价值约110亿美元的欧盟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称由于欧盟对飞机制造商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EADSY)提供补贴,美欧贸易摩擦有升温的势头。考虑到欧洲跟美国硬刚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在美欧贸易谈判中,美国很可能会要求欧元升值。
总结一下本文的内容。我们从汇率政策,国际收支和美元指数,三个维度对人民币汇率的走势进行了展望。从汇率政策上,中美贸易谈判接近尾声,叠加国内经济回暖,指向升值;从国际收支上,今年油价水平较低,原油进口的拖累减少,国际收支比去年好转,指向升值;从美元指数上,美联储停止加息,叠加美国施压美欧贸易谈判,美元有望走弱,指向升值。
我们发现,影响人民币汇率的三个主要因素,对人民币汇率的方向指引,又开始趋于一致。根据历史经验,此时人民币容易走出单边走势。我们认为,基于目前的信息,基于目前的点位,展望年内,人民币走升的概率大于走贬,人民币汇率开始释放升值信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