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出口贸易应防范汇率波动风险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得到沿线国家的积极响应,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2015年3月28日国家多部门联合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提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建设思路,并成为“一带一路”倡议推进的重要建设目标。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推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往来将愈加频繁并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增长点。汇率是开放型经济国家货币政策考虑的重要因素,汇率波动直接影响产品国际相对价格,是开展国际贸易面临的重要市场风险。在此背景下,研究汇率波动对于出口贸易持续的影响具有重要意义和研究价值。《第三方汇率波动影响出口贸易关系持续吗?——基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实证研究》一文由邹宗森、王秀玲、冯等田三位学者共同署名,发表于国际金融领域权威期刊《国际金融研究》杂志2018年第9期。

作者基于微观产品层面数据,运用生存分析方法研究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64个样本国家1999-2015年的出口贸易持续期及影响因素,着重考察并确认了双边汇率波动和第三方实际汇率波动对于双边贸易存在显著影响。初步数据统计分析表明:分区域来看,中国向东南亚的出口额居首,其余地区依次为西亚、南亚、中亚、中东欧、蒙古和独联体;从年均出口增长率来看,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样本国家年均出口增长率高达22.68%,其中对中亚区域出口年均增长率最高(30.54%),其余地区依次为蒙古和独联体国家、南亚、西亚、中东欧、东南亚,明显高于同期中国对外出口年均增长率(16.98%)。此外,64个样本国家中,共使用58种货币,与中国双边汇率波动大多频繁剧烈,中亚、中东欧、蒙古和独联体以及东南亚的部分国家属于波动较为剧烈的地区,而波动相对缓和的国家主要分布在南亚、东南亚和西亚地区。

作者通过实证研究发现,样本时间内,中国产品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出口持续时间普遍较短,平均持续时间为5.28年;第三方实际汇率波动有利于延长贸易持续时间,而双边实际汇率波动则不利于双边贸易持续;相比初级产品和资源制成品,第三方实际汇率波动更有利于维系技术制成品的出口贸易,高技术制成品出口贸易受实际汇率波动的影响最大;第三方实际汇率波动对于同质产品和差异产品出口贸易的影响基本相同,但双边实际汇率波动对同质产品出口贸易的负向影响要显著大于差异性产品;人民币国际化推进和双边货币互换规模的开展,有助于降低中国出口贸易风险。

作者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推进过程中,不断会有新的国家参与进来,“贸易畅通”建设任重道远,平抑汇率波动对于开展双边国际贸易尤为重要。双边汇率和第三方汇率波动对国际贸易具有相反作用,根源在于汇率波动是一种经营风险,规避汇率风险是多数出口企业尤其是风险厌恶型出口企业的理性选择,双边汇率波动加大对于双边贸易具有“挤出”效应,而第三方汇率波动加大对于双边贸易具有“挤入”效应。

基于上述研究结论与观点,作者建议: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中,应循序渐进放宽汇率波动区间,避免人民币大幅波动和单向升贬值预期对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带来严重冲击;双边货币互换是国际金融领域货币合作深化的重要体现,有利于双边投资及贸易中使用本币,规避汇率风险,稳定双边贸易,因此应及时总结经验,扩大货币互换规模和互换国家范围;中国人民银行应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央银行进行沟通,加强货币政策协调,减少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在“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中,政府应多部门配合,积极推动贸易、金融和区域经济合作,建立互利共赢的区域价值链体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