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阴影下的中亚经济与汇率风险

中亚货币汇率变动历史记录如此脆弱,是否会在今年再度遭遇断崖式贬值?归根结底取决于其经济增长与国际收支,更重要的是取决于其所处的国际经济政治环境。

7月9日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门通报不明原因肺炎疫情,让国际社会将目光投向了中亚,从生产到运输、从成本收益到资产负债表,疫情新发展给中亚国家经济运行和社会稳定增添了新的重大不确定性。作为中亚各国数一数二的贸易伙伴和最大投资来源,中国不能不对疫情下的中亚经济与汇率风险给予足够关注。

疫情冲击阴影笼罩中亚

即使没有近日沸沸扬扬的不明原因肺炎,中亚国家面临的新冠肺炎疫情压力也已经相当沉重。再看与中亚国家政治关系最为紧密、人员流动交往最多的俄罗斯的疫情指标,在4月中旬累计确诊病例数就连续一两个月位居世界前五,也令中亚防疫倍感压力。

不仅如此,自结束第一轮抗疫隔离之后,中亚国家疫情严重反弹,累计确诊病例成倍增长,哈萨克斯坦在5月11日结束全国紧急状态后,又被迫从7月5日起重新实施为期14天的强化隔离措施,以遏制疫情蔓延,成为全世界首个二度全面隔离的国家。

根据中亚国家相互之间的人员流动等各方面联系,既然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不明肺炎已经发展到相当大的规模,蔓延到其他中亚国家是大概率事件。根据哈萨克斯坦媒体7月7日报道及哈、吉两国卫生部门7月9日记者会发布的信息,今年上半年哈国新冠之外的肺炎发病率比2019年同期增长55.4%,总计确诊98546例,死亡1772人,其中6月份一个月就死亡628人。

中亚国家疫情之严重,还体现在其多名社会高层人士也相继感染,甚至去世,其中还有一些是卫生部门高级官员。在中亚经济体量最大的哈萨克斯坦,拥有“民族领袖”称号的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议会下院议长努尔兰·尼格马图林、卫生部部长叶尔詹·比尔塔诺夫均于6月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阿拉木图地区首席医疗官凯拉特·拜穆克哈姆贝托夫于7月10日因肺炎去世,官方报道未说明其感染的是新冠肺炎还是上述不明原因肺炎。

中亚经济与货币脆弱性

经济产业与社会结构决定了中亚经济的脆弱性,其经济脆弱性又集中、突出地体现在本币汇率持续大幅度贬值。以中亚经济体量最大的哈萨克斯坦为例。2019年该国GDP为1512.14亿美元,遥遥领先于乌兹别克斯坦的583亿美元、吉尔吉斯斯坦的84.5亿美元和塔吉克斯坦的79亿美元,哈萨克斯坦坚戈汇率波动往往带动吉尔吉斯斯坦索姆等其他中亚货币汇率同向波动。即使是这个经济在中亚如此鹤立鸡群的国家,其本币汇率按国际标准衡量也极为脆弱:

1993年11月15日,哈萨克斯坦正式发行国家货币坚戈,汇率为4.70坚戈对1美元;到2020年7月10日,历时约26年又8个月,汇率已经贬值至413.42坚戈对1美元,相当于发行日的1/88。

在这近27年时间里,上世纪90年代“失去的十年”自不待言,1993~1999年7年之中,哈萨克斯坦竟有4年经济萎缩,剩余3年经济实际增长率(以本币不变价计算)也仅有0.5%~2.7%。相应地,这一时期坚戈汇率连年断崖式贬值,发行头一个半月对美元汇率就贬值至发行之初的1/10.5,1999年一年贬值64.6%。

即使本世纪初那一轮初级产品超级牛市于2002年启动之后,坚戈对美元汇率也仅有2003~2007年间出现了一定升值(2005年除外),2008年基本维持稳定,但从2008年末开始,坚戈汇率重新进入持续大幅贬值通道,至今年疫情暴发前已出现了3次断崖式贬值。

2009年2月4日,哈萨克斯坦央行宣布不再维持坚戈对美元的汇率,导致当年坚戈对美元汇率贬值22.9%,从2008年末的120.79坚戈兑1美元滑落至148.46坚戈兑1美元。

2014年2月11日,哈萨克斯坦央行将坚戈大幅贬值,美元对坚戈基准汇率从前一日的1比155.5调整为1比185(上下波动区间为3坚戈),贬值19.3%。

2015年8月20日,与2014年大幅度贬值时隔仅仅一年半,哈萨克斯坦央行宣布自即日起取消汇率波动区间限制,实行浮动汇率,当日坚戈对美元汇率暴跌30%,次日又猛跌23%。至2015年末,坚戈累计贬值超过50%,从实行浮动汇率前一日的188坚戈兑1美元贬值至380坚戈兑1美元左右。

中亚货币汇率变动历史记录如此脆弱,是否会在今年再度遭遇断崖式贬值?归根结底取决于其经济增长与国际收支,更重要的是取决于其所处的国际经济政治环境。从经济周期长波视角看,2014年下半年,油价雪崩,初级产品超级牛市彻底结束,终结的不仅仅是普通的一轮行情周期,而且是经济周期长波中的高增长阶段,世界经济由此进入低增长阶段,这一阶段可能延续相当一段时间(如10年左右甚至更长),从而给经济产业结构高度依赖于初级产品行业的中亚国家造就了一个高度不利的外部经济环境。如表所示,2014年之后,中亚国家经济增长率总体上明显减速。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今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和由此引发的石油等初级产品行情暴跌,对中亚诸国经济不啻当头棒击,中亚五国今年经济增长率都大幅下跌,本币对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号《世界经济展望》预计,今年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实际GDP增长率分别只有1.0%、1.8%和1.8%,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实际GDP更分别萎缩2.5%和4.0%。6月,IMF进一步下调了包括中亚在内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在此基础上,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相继披露新的、更严重的不明肺炎疫情,对中亚国家经济必然是雪上加霜。外汇市场已经对此做出了反应:

3月6日,中亚疫情初起,哈萨克斯坦证交所(KASE)公布的坚戈对美元汇率中间价为382.05比1。

7月2日,哈萨克斯坦政府决定从5日起在全国重新实施为期14天的强化隔离措施,为对冲公众恐慌情绪,特意在同日宣布感染新冠肺炎的首任总统、“民族领袖”纳扎尔巴耶夫病愈。尽管如此,翌日(7月3日),坚戈对美元汇率收市价406.12比1,比疫情初起的3月上旬明显贬值。

7月9日,哈、吉两国卫生部门召开记者会,宣布不明肺炎情况,哈萨克斯坦本币坚戈对美元汇率收市价为411.22比1。

7月10日,坚戈对美元汇率进一步下滑至413.42比1。

未来,中亚货币汇率是否会继续显著下行,甚至出现类似2009、2014、2015年甚至1999年那样的断崖式贬值?值得关注。

中亚经济汇率波动对中国经贸的风险

在世界经济版图上,中亚所占份额不高;但在中国能源进口,特别是管道天然气进口方面,中亚地位堪称举足轻重,中哈原油管道和中亚天然气管道分别是我国第一条陆路跨国原油运输管道和跨国输气管道。

中哈原油管道2006年5月全线通油,截至2019年12月31日,累计向中国输送原油超1.3亿吨,其中2019年输送1088.27万吨,相当于同年中国国内原油产量(19101.4万吨)的5.7%,对确保独山子等西部大型炼厂加工需求作用尤其突出。如能实现2000万吨的规划年输油能力,中哈原油管道在我国原油供给中的地位将进一步提升。

中亚天然气管道2009年12月投产,目前主要气源来自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以及2017年开始供气的哈萨克斯坦。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亚天然气管道A、B、C三条线路累计进口天然气2946亿立方米,其中2019年输气超过479亿立方米。2019年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1761.7亿立方米,进口中亚管道天然气相当于中国国内产量的27%。目前,进口中亚管道天然气覆盖我国27个省份和香港特区的5亿多人口,占国内天然气消费总量的15%左右。目前中亚天然气管道A、B、C三条线路合计年输入能力为550亿立方米,待正在施工建设的D线完工投入运营之后,年输入能力可提升至850亿立方米。

疫情冲击对中国-中亚经贸的影响一是体现在对进口中亚油气产品生产、运输、需求等环节。今年一季度,中亚天然气管道向中国输送进口天然气逾101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115亿立方米)减少12%;疫情对全年油、气进口影响将发展到何种程度,值得关注。

二是在疫情冲击下,若中亚各国经济、国民收入大幅度下滑,对中国进口商品的需求将相应减少。实际上,今年一季度,中国对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出口降幅均达两位数。其中,对乌兹别克斯坦出口8.82亿美元,同比下降14.3%;对吉尔吉斯斯坦出口6.30亿美元,同比下降47.4%;对塔吉克斯坦出口2.07亿美元,同比下降20.9%。

三是如果中亚货币汇率再次发生断崖式贬值,中亚中资企业以东道国货币计价的资产、中国国民个人及家庭持有的中亚货币存款等资产、以中亚货币计价的销售合同等将蒙受较大汇兑损失,资本密集型的能源企业面临的潜在汇率风险尤其高。

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控股、香港上市的昆仑能源有限公司曾经是在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开展油气勘探开发等业务的主要平台之一,在坚戈对美元汇率贬值22.9%的2009年,由于哈萨克斯坦税制改变等原因,其在哈国业务销量上升3.5%,利润则锐减91.4%。2015年,由于哈萨克斯坦央行改行自由浮动汇率制度并导致坚戈对美元大幅贬值,该公司蒙受汇兑损失18.81亿港元。

面对中亚货币的汇率风险,除开展“提前错后”等操作之外,从长期来看,中国企业、金融机构、居民应努力寻求更多地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国内金融管理部门需要进一步推进相关金融基础设施构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