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大涨逾5000点:人民币汇率“涨”上热搜 外汇局回应

怎么了?5个月大涨逾5000点!人民币汇率“涨”上热搜,外汇局这样回应

5月末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走强,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逾5000点。

10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前三季度外汇收支数据新闻发布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会上就今后的汇率走势、汇率改革等议题进行了阐述。

来源:微博

人民币汇率变动对生活影响不小,外汇局回应人民币是否会加速升值的话题,也快速冲到了微博热搜的24位。

  人民币汇率连续5个月持续走强

中国货币网数据显示,6月1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1315。10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已达6.6556元,创2018年7月中旬以来新高,大涨4759点;23日小幅回落至6.6703元。

来源:中国货币网

市场汇率方面,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5月末的低点7.1765元,一路向上,近期最高至6.6400元,升值超过5000点。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从最低7.1964元涨至最高6.6293元。

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

来源:Wind

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走势

来源:Wind

市场人士认为,人民币仍将在双向波动中维持升值趋势。美国第三轮疫情来袭加大了美国货币、财政宽松延长的必要性,从而将继续维持对中国的资本流动和对人民币汇率走势较为有利的格局。

  有望保持双向波动、基本稳定

“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在全球主要货币中表现稳健。”王春英表示,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形成双向波动格局,保持了比较高的弹性。境内期权市场一年期的隐含波动率为5%,最高价和最低价的波动幅度为7.5%,全球来看是属于合理适度范围。其他主要货币,欧元、日元、英镑都在7%-9%的波动水平,人民币的波动率在过去长期都低于2%,现在是5%,反映出弹性增强。

前三季度,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小幅升值2.3%。下半年受国内经济率先恢复、美元指数回落等内外部因素影响,境内交易价回到6.6-6.7元的水平。横向看,前三季度美元指数下跌2.5%,欧元对美元升值4.5%,日元对美元升值2.8%,英镑贬值3.3%,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12.2%。这样来看,人民币明显强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与主要发达国家货币相比表现居中。

未来,国内经济基本面相对优势会继续发挥稳定外汇市场的基础性作用,但是考虑到外部因素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人民币汇率仍然会围绕合理均衡水平上下波动。

王春英介绍,目前,市场机构讨论比较多的因素包括:

▪从长期看尽管美元走弱,但当前全球经济复苏前景并不明朗,短期美元走势具有不确定性。

▪未来全球疫情改善之后,既有利于提升中国的外需,也有利于扩大进口。同时,各国放松出入境限制也会促进中国居民跨境旅行和留学需求的恢复。所以,中国的经常账户不容易大幅度顺差。

▪考虑正反两方面,当前国际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地缘政治冲突频繁,会加大国际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仔细观察发现,一些指标也反映了市场观点。比如,从能够反映汇率预期的境内风险逆转指标(看涨美元/看跌人民币期权和看跌美元/看涨人民币期权的波动率之差)看,10月以来平均值0.97%,维持了正值,远低于2016年初的3.03%,在2018年5月,人民币处于升值时期,这个值是0.03%。目前的0.97%处于近几年的中间水平,也显示目前市场对中长期人民币汇率预期趋于中性。

企业应积极预防汇率风险

王春英提示,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的背景下,企业应该积极预防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今年以来,境内期权市场1年期隐含波动率平均水平在5%,最高价和最低价之间的波幅是7.5%,人民币汇率弹性是比较强的。面对汇率波动,企业应该加强风险防范意识。第一,需要改变人民币不是升就是贬的单边直线性思维,树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意识。第二,要合理审慎交易,做好风险评估,对汇率敞口进行适度套保。第三,要尽可能控制货币错配,合理安排资产负债币种结构。第四,不要把汇率避险工具当做投机套利工具,承担不必要风险。

王春英透露,外汇局会进一步配合人民银行持续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维护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坚持推动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提高跨境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水平。

“在不断扩大境内市场对外资吸引力的同时,我们也为境内投资者提供更多配置境外金融资产的机会和条件,促进形成‘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服务经济发展。”王春英称。

对于部分时期跨境资本流入增多,王春英强调,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不断完善,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加,市场主体汇率预期更加理性,而且适度分化,没有出现非常一致性的单边升贬值预期,短期套利资金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交易以实需、套保规避风险和资产保值增值为主。这种理性交易有利于维护跨境资金在平稳、合理、均衡范围内流动。汇率能发挥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即使出现部分时期、部分渠道跨境资本流入增多,也不会改变国际收支中长期总体平衡的格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