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时报刊文:人民币汇率预期不能躺平在升值上

一些自媒体大V鼓吹人民币一味升值就可以大国崛起,动辄喊麦“货币战争”,属于臆测型的宏大叙事。

魏敏

自4月初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开始了新一轮的快速升值,不久之前在岸和离岸的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均创下三年来新高,重新回到了6.3时代。这样的升值步伐不仅吸引着市场的目光,也引发了监管层的关注。央行一周不到两次就人民币汇率问题向市场释放信号,强调企业和金融机构都应积极适应汇率双向波动的状态。企业要聚焦主业,树立“风险中性”理念,避免偏离风险中性的“炒汇”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金融机构不仅不能帮助企业“炒汇”,自身也不宜“炒汇”,否则不利于银行稳健经营,还会造成汇率大起大落。

诚哉斯言,这实际上也是相关职能部门针对人民币汇率水平一以贯之的态度。与前不久央行金融研究所周所长所称的“人民币国际化条件下,我们管不了人民币汇率,中国中央银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之说,其实并不矛盾。因为汇率变动对于实体经济的影响不但是决策层重视,也一直是学术界关心的重要问题。而学术研究可以在“无菌化”或适度“超前”的设想当中进行,周所长假设的正是这样一个超前的“人民币国际化”条件。现时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显然还不足以让我们尝试去放弃汇率管理。只能随着资本项目的进一步开放,人民币投融资渠道的进一步畅通,有序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等条件下,才能从总体上提升人民币的货币锚地位并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当然,离开学术研究到实操层面,即便到人民币完全国际化那一天,央行也不见得就可以完全放弃汇率与资本管制,因为资金的大规模流入和流出都可能引发较大风险,对国内经济造成冲击乃是经济常识。短期跨境资本流动更是国际经济与金融中数量巨大、形式复杂、难以预测的一种,主要经济体经济政策如利率、汇率政策的变动都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动产生较大的影响。同时短期跨境资本流动的异常冲击反过来会又会引起汇率的大幅波动,对证券市场乃至国际直接投资产生负面影响。日本广场协定等殷鉴在前,前事不远,后事之师。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近期人民币汇率升值,也有可能纯属汇率水平的自然调整。如果说美元在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中产生了重要作用的话,那么基本面因素始终充当着人民币汇率韧性的坚强支撑。至于一些自媒体大V鼓吹人民币一味升值就可以大国崛起,动辄喊麦“货币战争”,则属于臆测型的宏大叙事,自媒体为了夺眼球往往会不由自主地口无遮拦,但相关企业则必须要有自己的判断。面对汇率不断波动的外部环境,出口型企业要想在国际市场维持长期的有利地位,需着重考察和把握竞争国汇率对汇率传递的影响,需要做出更好的定价策略。例如实现出口商品技术复杂度的不断升级,以在汇率变化的国际市场环境中,获得更高质量的发展,维持稳定的利润和市场份额。对于进口型企业,人民币升值固然会使企业进口成本下降,但加大研发力度,减少对高科技商品的进口依赖,提供更多高质量的替代品,方是未雨绸缪。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境外肆虐,全球经济复苏仍处于不稳定、不平衡状态,国际金融市场依然面临较多不确定因素。虽然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开局良好,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有利于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基本稳定。但正如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所言,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取决于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变化,双向波动会成为常态。企业做好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不要躺平在升值上,此刻就显得十分必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