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快速波动令外贸企业经营承压 商务部联合央行推动金融机构优化避险产品

每年6-8月份是季节性购汇较多的时期,外商投资企业和境外上市公司的分红派息和利润汇出会比较集中,导致这些企业购汇需求升温。

“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跌速有点快。”一位江浙地区家电生产型外贸企业财务总监向记者感慨说。

截至6月24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4672附近,此前遭遇连续7个交易日下跌,较5月底创下的年内新高6.3573跌去逾1100个基点。

她坦言,随着汇率快速下跌令购汇成本持续走高,加之进口原材料价格上涨,目前企业的产品成本率较年初增加逾7个百分点,几乎吞噬了产品大部分出口利润。

这也引起国家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近期调研中发现,汇率波动与原材料上涨、物流不畅等问题叠加,令部分外贸企业生产经营受到影响。目前商务部正会同人民银行、外汇管理局推动金融机构持续优化汇率避险产品,积极推广《外经贸企业汇率避险业务手册》,为企业避险提供有针对性的指导。

高峰表示,商务部将持续关注汇率波动相关情况,帮助外贸企业积极应对。

一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告诉记者,目前他们正积极向外贸企业挂钩LPR贷款利率的人民币外汇货币掉期产品,协助外贸企业在申请外汇贸易融资时就能通过掉期交易进行锁汇,提前规避汇率波动风险。

在他看来,目前因汇率下跌遭遇购汇浮亏的,主要是此前押注人民币快速升值而大举延后购汇的部分外贸企业。这表明赌汇率单边涨跌的风险相当巨大。

“所幸的是,在经历过去两个月人民币汇率大涨大跌后,不少外贸企业意识到树立风险中性原则与增强外汇套期保值的重要性,单边押注汇率下跌的投机性操作明显减少。”这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表示。

部分企业“指望”延后结汇高收益

多位外贸企业财务总监向记者表示,经历此前人民币汇率多次大涨大跌,目前他们面对汇率快速上下波动的风险规避经验已相当丰富。

“早在5月中旬,我们已买入外汇风险逆转组合期权——针对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落做好风险应对。如今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在外汇风险逆转组合期权的行权价格内,因此我们无需支付任何费用,就成功规避了汇率快速回落风险。”一位机械制造外贸企业外汇套保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但他发现,由于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跌幅加快,企业日常的结汇操作已受到波及。具体而言,6月份企业的结汇额较5月份大幅下降逾25%。原因是企业主希望等待人民币汇率进一步走低再结汇,从而换取更多的人民币资金。

上述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向记者透露,这种现象在外贸企业相当普遍。甚至部分外贸企业将延后结汇视为缓解企业经营压力的新路径——尤其在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令美元指数趋于反弹后,这些企业主认为人民币汇率可能会跌破6.65,因此都希望在6.7附近再结汇,从而多收取一笔人民币结汇款用于生产经营与缓解原材料采购成本。

“我们一再提醒他们,靠择时结汇缓解企业经营压力绝非长久之道。”他指出。其实质同样是在赌汇率,一旦企业出现汇率预期误判,就容易偷鸡不成蚀把米,遭遇不小的汇兑浮亏。

这位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部主管坦言,这驱动银行积极向这些外贸企业推介多款人民币外汇掉期产品,引导外贸企业按既定汇率将外汇资金结汇兑换成人民币用于生产经营,等外汇掉期产品到期时,外贸企业还可以用相同汇率将人民币再换成外汇,如此外汇结售汇价格保持一致,令企业不再担心汇率波动风险。

“逾40%外贸企业客户表示愿通过这类外汇掉期产品对冲结汇业务汇率波动风险,其余外贸企业仍倾向押注汇率进一步下跌,希望从中获得更高的结汇收益。”他指出。不过,相比去年同期,前者的占比已增加约10个百分点。

购汇企业的外汇套保“新烦恼”

随着人民币汇率快速下跌,不少购汇企业正为日益增加的汇兑成本“头疼”。

记者多方了解到,每年6-8月份是季节性购汇较多的时期,外商投资企业和境外上市公司的分红派息和利润汇出会比较集中,导致这些企业购汇需求升温。

一位美股上市企业财务总监告诉记者,为了对冲购汇成本大幅波动,年初他们针对美元持续贬值,将年中购汇操作所应对的外汇期权执行价格设定在6.4-6.45附近,如今人民币汇率快速下跌至6.47附近,导致相关外汇期权无法行权,迫使企业不得不在二级市场以更高成本进行购汇。

“目前整个财务部门都担心董事会高层会问责,认为我们对人民币汇率走势出现误判。”她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因进口原材料需年中支付外汇款项的贸易企业同样遭遇类似窘境。

一家江浙地区家具进口商财务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此前他们将购汇操作的外汇期权执行价格也设定在6.4附近,本意是希望押注汇率走高能缓解木材进口采购成本上涨压力。如今汇率走低导致外汇期权无法行权,加之木材价格较年初大涨,当前企业原材料进口采购成本较去年同比仍增加逾17%。

“如今企业高层对我们也颇有意见,认为我们当初的外汇套期保值操作存在严重失误。”他指出。但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将外汇期权执行价设定在6.4附近,完全是因为企业老板在3月看到美联储迟迟不收紧货币宽松政策,大胆看好人民币汇率会涨至6.3-6.4之间。

多位银行人士表示,这表明众多购汇企业的外汇风险套保操作,依然存在着较高的赌汇率性质。究其原因,一是企业的财务考核机制尚未跟上,只考核外汇套保端的盈亏,迫使企业套保部门不得不赌汇率以实现套保操作盈利;二是企业往往存在“一言堂”文化,令整个外汇套期保值操作存在极强的个人情感色彩。

“目前,我们正引导这些企业逐步建立以风险中性为原则的外汇套保操作机制,进而健全财务考核机制与促进外汇套保操作策略多元化。”一位国有大型银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比如他们建议外贸企业一面将大部分购汇风险敞口通过外汇衍生品组合完全锁汇,彻底规避汇率波动风险,一面将小部分购汇风险敞口根据汇率波动进行滚动对冲,博取一定的对冲收益,从而既能实现外汇汇率对冲,也能满足企业盈利需要。



Leave a Reply